Tag: 荷兰丹麦

二战丹麦挪威荷兰比利时的军队被德军闪电战几天打败

A1:威廉·普莱尔(Wilhelm Prior)中将,总司令部,哥本哈根

这名军长穿土黄色的M1923式常服,它包括了大盖帽、立领上衣、裤子和鞋子。帽墙为非常浅的棕色或褪色成白色,上面的帽徽为将官用的带8只橡叶的版本。他作为将官的标志是肩章纽扣上的王冠狮子加心型的图案组合,从1941年开始,它被限定由军长和师长来使用。

这名营部的准尉戴装饰着深棕色纹饰和滚边的M1923式“帐篷帽”。M1923式开领常服上衣领子上配有领花,棕色的肩章上带有工兵兵种用纽扣。他的比利时造9毫米口径M1910式“伯格曼-贝亚德”(Bergmann-Bayard)手枪是丹麦军队标准制式的轻武器。

9月4日这支小分队击毁了3辆德军装甲车。这名应征入伍的士兵携带一挺8毫米口径的M1924式马德森(Madsen)班用轻机枪。他戴一顶锃亮的(非正式的方式)带有黄铜色帽徽的M1923式钢盔,穿M1915式浅灰色野战制服,制服外面是一件黑色的M1910式大衣(注意袖子上带有“弯折的麦秆”式样的V字章),而卷起的裤脚下面是M1930式行军靴。他的步兵野战装备包括M1888式腰带、身背后的M1895式水壶、连接M1939式背包(装着M1915式饭盒)的M1888式支撑背带、配黑色或棕色皮刀鞘的M1915式刺刀、M1869式挖壕铲以及斜背的M1938式防毒面具罐,这些也是班里其他成员通常携带的。

这名代理班长戴M1931式浅灰色野战用船形帽,穿M1915式浅灰色野战上衣。注意袖口之上是两条棉布制的M1923式窄条军衔V字章;深红色领章和滚边代表了炮兵,右胸前的“部队纽扣章”上展示着营的数字番号,它置于代表第1营的红色布料背板之上。他的黑色皮革装备包括了M1888式腰带和支撑背带、单一一个M1906式弹药包(装着他的8毫米口径M1889/1924式Krag-Jorgensen炮兵用卡宾枪的弹药)、M1915式刺刀以及M1869式挖壕铲,另外他还携带了M1938式防毒面具罐。注意他的M1915式浅灰色大衣不同寻常的安置方式——它沿着M1939式棕色皮背包底部和两侧绑定。

B2:少尉,第4步兵营隆托夫特比尔(Lundtoftebjerg)分队,南日德兰

面对德国装甲部队和斯图卡轰炸机的进攻,这支次级部队损失了两辆装甲车和一辆坦克。这名排长穿M1923式军官版土黄色野战制服和一件大衣,大衣肩章的面饰为非常浅的棕色缎面。M1923式头盔和徽章都被涂成黄棕色。军官版M1923式棕色皮革野战装备包括了带两条交叉支撑背带的腰带、望远镜盒、“伯格曼-贝亚德”手枪的手枪套和M1938式防毒面具罐。注意别在腰带上的M1923式野战用船形帽上带有军官版的帽章,高筒系带靴则是供步兵军官和急件派送员使用的。

这名急件派送员戴棕色皮革制成的安全头盔,穿摩托车手/装甲车乘员使用的带深棕色毛领的防水外套。在他的M1888式腰带右侧固定着一支M1923式“伯格曼-贝亚德”手枪的手枪套,右肩头斜背的则是一只M1938式防毒面具罐。另外他还骑了一辆丹麦的Nimbus MC型摩托车。

C1:奥托·鲁格(Otto Ruge)少将,总司令部,居德布兰峡谷,1940年4月15日

鲁格穿M1934式常服戴平顶圆筒军帽,虽然他通常更喜欢M1934式冬帽。浅灰色大衣佩戴着军衔肩章,同时配置左胸口袋盖(图中被隐藏住了)和将官版灰色纽扣。和上衣一样,大衣在领子和袖口处也装饰绿色滚边,并且虽然隐约不见,但他的马裤是带有代表军官的绿色双条裤边带的。另外他还携带了一支挪威造“孔斯贝格式”(Kongsberg)点45口径M1911式勃朗宁半自动手枪。

C2:下士,第11摩尔步兵团,杜姆奥斯(Dombas),1940年4月17日

在其中一支被德国伞兵击败的团中服役的这名班长(注意袖子上的军衔竖杠)戴冬帽穿M1914式野战制服,上衣的领子和袖口带有红色滚边,裤子则是宽松式样的。注意在他的左胸前佩戴着铜质神枪手徽章和M1936式银质熟练行军徽章。他的野战装备包括带支撑背带的一条棕色皮腰带,两只弹药包和供他的6.5毫米口径M1894式Krag-Jorgensen步枪使用的刺刀。他还有一只位于右胯部带灰色布套的M1914式或M1934式水壶和位于左胯部的一只M1894式帆布干粮包与M1934式防毒面具包。图中隐藏看不清的是M1899卑尔根式土黄色帆布背包以及绿色的防水帐篷片段。

这名班用机枪手戴M1931“波罗的海”式头盔,但为了解救被俘的哈康国王匆忙投入行动的他穿上了皇家卫队的肩章采用红色滚边的正蓝色军便服短上衣和带白色条纹的裤子;肩章和袖口的纽扣上展示着步兵兵种徽章。义务役军人版腰带上安装着装“孔斯贝格”手枪的手枪套,一只弹药包则是用来装他的6.5毫米口径M1922式马德森轻机枪的弹药的。注意掖在右侧背带里的义务役军人的“帐篷帽”也是同样的蓝色但带有银色编纹装饰、白色滚边和绿色樱穗。

十天前在格塔唐恩(Gratangen)遭到痛击的一支部队的这名排长穿戴M1934式军官野战服(包括滑雪帽、上衣、裤子),系M1934式滑雪绑腿。注意帽徽和带绿色滚边的领子上的银色军衔星徽这些细节。他的M1922式常服腰带带有背后交叉的双背带、装“孔斯贝格”手枪的手枪套和三联装的弹夹包,在身后左胯部还有一只地图包。他还携带着望远镜和腰带上别着的一支缴获的德国人的M1924式手榴弹。

在一支仍在骑马的骑兵排担任代理排长的他戴配有挪威人的M1935式徽章的英国M1915式头盔。他的M1914式义务役军人大衣采用象征骑兵的银色纽扣和红色的领子和袖口滚边。在袖口滚边之下是象征军衔的双宽条红色环带。大衣下面他穿的是马裤和带马刺的骑兵靴。他的装备包含了左右肩分别斜背的一只M1894式干粮包和一只M1914式水壶、一只皮制弹药背囊和一把供他的6.5毫米口径M1900式Krag-Jorgensen卡宾枪使用的刺刀。另外他手中拿着一枚M1917式Aasen手雷。

守卫一处路障的这名代理班长的M1939式(比利时人的M1931式)阿德里安头盔上带有一条方便与法军区分的白色“中立环带”。带红色滚边的上衣前端、袖口和肩部都缀着黄铜色的纽扣,黄铜色的炮弹图案领章、红色毛料肩章带、只在左臂上佩戴的红色V字章以及左肩头下方交叉点步枪加上靶子图案的金色神枪手徽章也装饰在上衣上。他的比利时人的弹药包里装的是他的6.5毫米口径M1900式毛瑟步枪的子弹,另外他还斜背着一只比利时人的L702型防毒面具。在行军序列时,他会背一只环绕着捆绑起的毯子的背包和一只皮制干粮包,干粮包下方则固定水壶。

第1营战斗在勇堡(Ypenburg)和史基浦机场,第2营则防守格莱勃(Grebbe)防线。这名装甲车乘员的头盔不是英国的M1915式而是盔顶更深盔檐更外延的荷兰人陈旧的M1922式。他穿义务役军人的灰蓝色棉外套,士官会在袖口之上佩戴军衔V字章;他的装备仅限于M1925式手枪和弹药包,它们固定在M1915式义务役军人用腰带上。军官会在他们的用较深的篮色面料裁剪的外套上佩戴大衣领子上佩戴的那种军衔徽章,同时使用的还有M1923式腰带、交叉背带和M1925式手枪的手枪套。

这名营副官穿军官和准尉版的常服,戴M1928式平顶圆筒军帽。M1934式上衣的领子滚边采用红色兵种色,领子上则展示着金色丝线制兵种徽章和银色与铜色的军衔与副官星徽。穿着M1912式护腿和短靴的他的军官马裤带有黑色皮加衬和红色滚边,地图包斜背在身上。在他腰带上固定着装M1925式手枪的手枪套、弹药包、M1917式突击军刀和望远镜盒。他也可以携带作为突击军刀的替代物的一支M1898式“Klewang”短刺刀、一只私人购买的军官版或非骑乘部队使用的M1916式帆布防毒面具包(左后胯部)和右后胯部的M1916式军官版帆布干粮包、餐盒以及M1925式水壶。

温克尔曼戴装饰着金色宽滚边的M1915式将官用大盖帽,穿带有锯齿状金色领角镶边的M1934式上衣,领子上展示着交叉的银色权杖徽章和4颗星。上衣外面是一件每支袖子各带4颗星的M1923式大衣;同时注意,大衣左列纽扣的靠上位置旁边是他的总参谋部胸徽。另外,大衣遮盖住了他裤腿上各两条猩红色裤线装饰。

来自一支一线步兵团这名轻机枪班的代理班长作为格莱勃(Grebbe)防线式头盔,穿义务役军人的制服。他身上仅有的可见徽章是黄色的军衔V字章和只在左前臂位置隐约可见的M1933式一级神枪手红五角星徽章。带有上翻的前帽舌和炮弹图案兵种徽章的M1931式船形帽掖在他的M1915式腰带里;腰带还搭配了非骑乘部队的M1917式帆布背带(骑乘部队使用的是棕色皮革制成的M1915式背带)、一只装6.5毫米口径M1895式曼利夏(Mannlicher)步枪的弹药的M1895式弹药包以及一只刘易斯式轻机枪的弹鼓包。他还携带了M1916式非骑乘部队用帆布干粮包和M1925式水壶、M1926式非骑乘部队用防毒面具包以及右胯部的M1895式刺刀和一只挖壕铲。M1915式帆布饭盒包位于他身背后视线看不到的地方,另外为了方便作战他丢弃掉了自己的M1915式帆布背包和卷起的大衣。骑兵和炮兵使用皮制弹药背囊和两组五联装弹药包,根据命令后者在1938年取代了两组小号的三联装弹药包。

F2:上士,第1轻骑兵摩托车团,瓦森纳(Wassenaar),1940年5月12日

这个团忙于对付位于海牙北方的德军。这名有8年服役经历的士官穿摩托车部队的皮制黑色保护服装:一顶M1935式安全头盔、一件M1917式短身外套(注意刚好可以看到手套之上代表士官身份的V字袖章)和一条皮马裤(M1923式加厚骑兵马裤也被使用)以及M1912式皮护腿加短靴。他携带一支带有两片式背带的“新式1号”卡宾枪,他的腰带搭配着骑乘部队所使用的皮制支撑背带,同时固定着M1895式刺刀和骑兵的三联装弹药包。一只防毒面具包也斜背在身上。

F3:军士长,第3军团警察连,布滕佛(Betuwe),1940年5月13日

作为对皇家警察力量的加强,被指定为警察部队的军事警察在1919年7月15日成立。这名士官带一顶M1927式头盔,穿M1937式自行车手短上衣、M1915式裤子、M1912式黑色皮护腿以及短靴。军事警察的黑色兵种色并未在上衣滚边和军衔V字章的底衬上显现,只有M1914式船形帽和M1915式军官及准尉版裤子的滚边使用这种颜色。代表军事警察独特身份的是穗带,图中是士官版的蓝银两色穗带;军官佩戴的是银色穗带,下士则为白色。他携带一把带黑色长绳的M1925式手枪和一把Klewang弯刀,自行车则为Hembrug Zaandam牌。

这名军团司令官穿M1935式军官常服,并在M1926式军帽的深红色帽墙和带红色滚边的黑色领章的三颗军衔星徽之上佩戴作战将官的闪电徽章。注意这两处都还展示着将官的双条金色短杠,但肩章上并无这一装饰,那上面只展示星徽。他在左袖子上佩戴8条(最多的)获得自一战的4英寸长的条纹章,两只袖子上则佩戴着“指挥官星徽”。最终在1940年9月24日,德方泰死于德国人的囚牢中。

G2:准尉排长,列日堡垒团,艾本-艾马尔(Eben-Emael),1940年5月10日

这名准尉排长戴的M1928式船形帽上装饰着银色缨穗和M1939式兵种徽章;准尉和职业士官用M1935式闭领上衣上带有银色的军衔短杠袖标。他使用不带背带(与手枪套背带是分开的)的军官腰带,佩戴的肩章上是一枚白色的金属王冠加字母“L” 图样部队徽章。他展示了代表2年前线年伊瑟河战役志愿兵奖章、1914年-18年服役奖章和1830年-1930年国家百年纪念奖章的略章。

G3:下士,第1轻骑兵团,迪莱(Dyle)防线式装甲车辆头盔,第一版的没有徽章的黑色皮革短大衣穿在M1935式义务役军人常服外面;他的棕色皮腰带是带英式的蛇形爪扣的版本。穿土黄色马裤、义务役军人用黑色皮护腿和;短靴的他却携带了一把军官用的7.65毫米口径FN1922和一只望远镜。

这名步兵班长戴M1931式钢盔,穿M1935式土黄色裤子、M1891式黑色皮护腿和短靴,并且在M1935式野战上衣外面穿一件下摆向后折起并用纽扣扣住以利行军的大衣。他拥有士官版的白色金属钮扣和徽章:带王冠的兵种徽章出现在领子上,同样的徽章连同部队的数字番号出现在他的肩章上,一枚神枪手徽章则佩戴在左袖子上;当然他的M1939式袖口军衔条纹章是棕色编纹饰面制作的。棕色皮革野战装备包括了腰带和支撑背带以及比利时造的(或缴获自德国的)三联装弹药包,此外还要加上一把57厘米长的M1916式刺刀及其皮刀鞘和左胯部的一把挖壕铲。他还应该有一只别在腰带后部的多功能金属罐和一只带棕色毡布套的水壶,后者会绑在右胯部后面的一只M1915式、M1930式或M1935式帆布干粮包上;金属罐之上是一张橡胶防潮布和M1930式帆布背包,背包上绑着未上色的M1896式或涂成绿棕色的M1915式饭盒。他的武器是一支7.65毫米口径M1889式毛瑟步枪。许多步兵系M1915式棕绿色帆布织物腰带、支撑背带和四个一组的弹药包,这些是英国的M1908米尔斯式装备的比利时版本。

这名摩托车排排长戴M1938式软木头盔,穿第二版的绿灰色短大衣、皮马裤和军官用的带马刺的棕色骑兵靴。取代了显眼的M1935式彩色领章的是金色金属版大衣领章——两颗星之上加交叉的骑枪图案。他使用一部分军官版棕色皮革野战装备:7.65毫米口径FN1922式手枪(或9毫米口径GP手枪)的手枪套以及M1898式地图包,但他没有使弹药包和望远镜盒。

H3:下士,第1阿登轻步兵团,芬克特(Vinkt),1940年5月26日

防守芬克特桥的这名代理班长所面对的是牵扯进了杀害86名平民的暴行之中的德国第225步兵师。他戴阿登人轻骑兵巨大的M1933式深绿色贝雷帽,帽子覆盖住了他的右耳,帽子上展示着黄铜色的野猪头图案兵种徽章和团的数字番号。自行车手在短大衣里面穿着M1935式义务役军人上衣,上衣上装饰野猪头图案领章、带有王冠徽章和团的数字番号的肩章带以及袖口两条猩红色的军衔条纹章。他还穿戴着自行车手马裤、义务役军人用棕色皮护腿以及短靴,并且斜背着M1936式步枪。他的绿棕色帆布织物装备包括了M1930米尔斯式腰带、支撑背带以及骑乘部队使用的两只大号的M1934式两联装弹药包。

国际友谊:荷兰vs丹麦 透漏战术?荷兰主教练范加尔青睐352阵型

原标题:国际友谊:荷兰vs丹麦 透漏战术?荷兰主教练范加尔青睐352阵型

北京时间2022年3月27日3点45分,荷兰vs丹麦的友谊赛将如期举行。两队都已经成功的进入到了世界杯决赛圈,本场比赛两队都会为世界杯的比赛来演练战术。本场比赛最大看点为:荷兰准备试验352阵型能否收获效果取得胜利?丹麦主力中场埃里克森回归国家队,能否为丹麦重新出场?

欧洲杯中受伤的丹麦主力中场埃里克森,时隔9个月重返国家队。然而在回归之前,埃里克森遭受到了伤病的困扰。主教练表示与塞尔维亚的比赛埃里克森百分百会上场,但本场对阵荷兰的比赛埃里克森不一定上场。

荷兰主教练范加尔在近期的新闻发布会中透露了他想使用的阵型。在记者问到他是否青睐352阵型时,范加尔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在14年世界杯范加尔就凭借着352阵型将荷兰队带到了季军。欧洲杯没有使用352阵型的荷兰队,很有可能在友谊赛中试验。352阵型因为有3名中卫,防守比较稳固,而两个边翼卫则表示球队会更注重边路进攻。

荷兰队主教练范加尔此前因患新冠从而无法参加对阵丹麦的比赛,但最近有新闻表示,范加尔已经接近痊愈,本场比赛很有可能会在替补席上参加荷兰vs丹麦的比赛。

荷兰前锋德佩在国家队的表现非常优异,他在世预赛中为荷兰打入12球并有6次助攻,是世预赛欧洲赛区的射手王+助攻王,他的发挥对本场比赛的胜负来说非常关键。

荷兰在世预赛小组赛取得7胜2平1负,总共打进33球,以头名晋级卡塔尔世界杯;

荷兰近6场世预赛赢了5场,其中有5场单边至少打进2球,有3场单边打进4球或以上;

丹麦在世预赛小组赛取得9胜1负,得失球比为30:3,以4分优势轻松晋级世界杯;

双方均已晋级卡塔尔世界杯,在世预赛小组赛中,双方火力强劲,进球数均是30+,荷兰以攻势足球著称,而丹麦近年进步明显,在2020欧洲杯一举闯进了半决赛,在国际足联最新的排行榜上,丹麦和荷兰分列第9、10位,本场比赛是势均力敌的较量,在没有任何心理包袱的情况下,双方很可能给球迷奉献一场精彩激烈的对攻大战。

今天的其它比赛资讯,出奇君会同步给大家发放。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问我,“出奇情报局”,咱们每天不见不散!

竞彩足球周六018国际赛精析:荷兰VS丹麦

荷兰上场在主场2-0完胜挪威,最近6场比赛取得5胜1平的好成绩,状态出色。但荷兰队在世界杯预选赛中并不是一帆风顺,直到小组赛最后一轮,他们主场击败挪威才获得小组第一,直接晋级了卡塔尔世界杯。目前荷兰队世界排名第10,全队总身价高达6.55亿欧元,可以说是群星璀璨。队长范戴克可以说是目前世界第一中后卫,而他的搭档德里赫特是目前荷兰队中身价最高的球员。不过老帅范加尔明确表示,近期的友谊赛将着重考察新队员,为球队增加更多的竞争力。埃因霍温的加克普和特泽,费耶诺德的马拉西亚,阿尔克马尔的温达尔等年轻俊才,此次都被范加尔征召。从这点也不难看出,荷兰队对本场友谊赛的态度。

丹麦目前世界排名第9,比荷兰队还高了一名。他们在世界杯预选赛表现出色,轻松以9胜1负的战绩取得小组第一。而且丹麦队在去年的欧洲杯中表现十分出色,杀入4强在半决赛加时赛惜败英格兰。现在甚至有很多球迷认为,目前的丹麦队绝对有进入世界杯4强的实力。丹麦队是一支注重整体的队伍,全队总身价只有3.09亿欧元,并不算一支豪华之师,但丹麦队每个位置都有可靠的实力派球员坐镇,中场霍伊博格、比林,后防线克里斯滕森、安德森、前锋线有鲍尔森,可以说是一支非常强横的实力派球队。

两队在世界杯预选赛的表现都毋庸置疑,虽然丹麦最后输给苏格兰,但那也是在提前取得出线资格之后的事情。两队最近一次交锋,是2012年欧洲杯小组赛,当时丹麦队1-0击败了荷兰,但当时两队都没有获得小组出线资格。从目前两队实力来看,可以说是半斤八两,而且本场大概都会以练兵为主。丹麦队虽然注重防守,但进攻并不算差。荷兰队自不必说,攻势足球是他们骨子里的东西,因此本场比赛预计进球并不会少。亚洲机构为本场开出-0.5的指数,也算是中规中矩,单从数据上看是个荷兰不败的格局,加上荷兰拥有主场优势,主胜可以小博。

猪肝红行动:从荷兰、瑞典、丹麦、芬兰、挪威经香港转机回国攻略

“现在从香港中转回国真是跟唐僧取经差不多了,到处都是难啊!”有位刚回国的朋友一脸无奈地跟小编吐槽。据他描述,最近一段时间香港涌现了一场被称为“猪肝红行动”的回国热浪潮,因为香港取消了非港人入境限制,让一直苦于缺少回国航班的海外华人找到了新的机会。在小编身边,就有不少从荷兰、瑞典、丹麦、芬兰、挪威等国家或地区回国的华人,他们在香港隔离7天后,然后再从香港中转回到大陆。不少旅客表示,相比于一张回国的机票,令他们感到更难的是预订隔离酒店。先是预订香港的,再是预订大陆的,“跟升级打怪一样,似乎一关比一关难啊。”一位朋友告诉小编说,据他的经验,香港的隔离酒店都不算难抢,真正让他叫苦不迭的是抢回大陆隔离的名额。

因为从香港到大陆往来的人除了入境的华人,还有本身就两地跑的学生和商旅人士,这样一来,深圳的隔离需求就非常大了。同时,深圳的承载量有限,目前也只是将每日的隔离名额放宽到了2000个,绝大部分人都只能采取摇号取号的方式过关,虽然每个人都有机会,但是更有点靠运气的成分。“说是靠运气,但是也得自己努力”,朋友玩笑地说道,并表示自己一开始也是摇不到的,后面是查了攻略之后才顺利拿到号的。为了让大家也能顺利回到深圳隔离,不少旅客已经开始主动分享从香港进入大陆的行程经验了。以下是一份从香港进入深圳隔离的攻略,仅供参考。

18号下午5:30做了检测,19号2:45左右被告知可以取报告。关口检测约了早上9点。

往前走一点就是看检测报告,对证件,查绿码。之后就是登记拿检测瓶和奶茶盘,然后往前检测。差不多9:15分就坐着等待了,然后9:58分奶茶盘就响了。

领绿手环,过香港关。然后就分流过内地关,一到内地关就查荧光绿码,证件,往前走排队测体温,查黑码。扫描黑码拿条码,做检测,交检测单,搞定就过关啦!

我是全程一个多小时搞定并到达深圳湾口岸等车。等车也等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10:40到,快13点上车,13:50到达酒店入住。总之不辛苦。一定要提前准备好荧光绿码、黑码、蓝码,一路上就是证件、三码和检测报告。

由于从香港中转回大陆还有大量的细节性琐事需要处理,有些旅客往往会和一些专业的香港中转服务组织合作,此类机构不仅可以提供“经香港中转回国”全程一条龙服务,帮助旅客解决机票、宾馆、检测等服务,还可对行程中的每一个环节提供专业的指导。通过手淘搜索“香港回国联盟”,即可进入“古芒”深入了解。

近期,从香港直飞内地的航班已经越来越多了,海外回国通道也越来越畅通了,值得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