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u19欧冠

特尔齐奇妙手回春?多特蒙德逆转首功当属“黄油手”

3比1逆转弗赖堡,终结过去2个赛季客场连负这个对手的颓势,还暂时登上了德甲积分榜首位,算上德国杯首轮,多特蒙德以3连胜开启新赛季。再考虑到阿莱患病的重大打击,如此完美的开局更显难能可贵。算上前一个赛季以临时主帅身份带队取得的冲刺7连胜,首次以正式主教练身份执教的特尔齐奇已豪取德甲9连胜,这是连队史两大功勋主帅希斯菲尔德和克洛普都未曾做到过的。于是《图片报》高呼:多特蒙德终于展现出冠军气质!真的有如此乐观吗?

替补登场的两位U18球员拜诺-吉滕斯(左)和穆科科先后建功,多特蒙德逆转弗赖堡。

这场对弗赖堡的逆转,获胜功臣固然是4名先后替补登场的球员——马里乌斯沃尔夫、拜诺-吉滕斯、穆科科和布兰特。年仅18岁的英格兰边锋拜诺-吉滕斯第77分钟与穆科科互传配合后左脚远射扳平比分,第84分钟又突破内切塞入禁区,让布兰特助攻穆科科打进反超比分的一球,而沃尔夫则在第88分钟凭借个人能力左脚劲射远角锁定胜局。

不过,如此荡气回肠的结局,完全是多亏了弗赖堡门将弗莱肯。面对拜诺-吉滕斯那记角度很正、力量一般而且飞行路线很正常的远射,这位荷兰国门选择双手接球,结果手套就像抹了黄油,“德比之星”突然蹦了起来缓缓地吊入他身后的球门。此球一丢,两队士气此消彼长,这才有了随后穆科科和沃尔夫的进球。

连续2轮联赛都首开纪录的奥地利前锋格雷戈里奇赛后承认,弗莱肯的失误改变了一切,“多特蒙德有时候把我们压制在后场,但我们的站位很好,我不记得他们有过真正的机会。然后我们丢了这样一个球,你当然会有些沮丧。”不过,今夏才从奥格斯堡转会而来的格雷戈里奇无意责怪这位新队友,“这当然很遗憾,这通常不会发生在‘弗莱基’身上,但我们不会怪责他。他经常会稳稳地把球扑住。”

事实上,弗莱肯是上赛季德甲表现最好的门将之一。在个人首个德甲主力赛季当中,他以72.7%的扑救成功率位居所有主力门将之首,10场零封则与诺伊尔、卡斯特尔斯(沃尔夫斯堡)以及岑特纳(美因茨05)并列最多,帮助弗赖堡以黑马姿态参与到前4的竞争,并最终获得第6和欧联杯入场券,以及历史性地打进了德国杯决赛。也正是因为上赛季在弗赖堡的出色表现,这位从德丙一路打上德甲的励志哥首次入选了荷兰国家队,在28岁时上演了国家队处子秀。

在这个过程中,弗莱肯还留下了几个名场面,其中最著名的当然是2017/18赛季效力杜伊斯堡时,在对阵因戈尔施塔特的德乙比赛中,他因为在球门里背对内场捡起水瓶喝水,被对手轻松打进了空门(上图)。这个搞笑镜头,此后反复出现在各种德甲德乙的失误集锦当中。而此前一季在德丙,弗莱肯在做客奥斯纳布吕克一战则上演过补时进球扳平的好戏,而且还是个动作不算潇洒的蝎子摆尾(下图)!

弗莱肯是一个脚法出色与活动范围很大的门将,这也是他得到荷兰队主帅范加尔赏识的重要原因。但这个优点,有时也会成为缺点。由于经常要充当“门卫”而走出禁区,一旦球队在中线附近丢球,他身后的球门就会完全暴露给对手。上赛季客场对波鸿,他就被潘托维奇在中圈吊门成功。而新赛季首场正式比赛——德国杯首轮客场对阵德乙升班马凯泽斯劳滕,弗莱肯又被马隆里特50米外吊进了空门,尽管这一次他已经奋力单掌把球拍了一下。

正如格雷戈里奇所说,其实在弗莱肯送礼之前,多特蒙德压根就没什么机会。而且格雷戈里奇的进球,恰恰是由弗莱肯在后场用一记精准的斜长传策动,格里福在左路底线处接球后回传,京特尔左脚弧线球传中,效力过多特蒙德3年的金特尔后点力压3人头球摆渡,格雷戈里奇左侧6米外抢在胡梅尔斯之前头球接力吊入球门远角。

在长达75分钟内,弗赖堡给多特蒙德上了一堂生动的教学课——如何充分利用高中锋的身高与头球优势。身高1.93米的格雷戈里奇无论在运动战还是定位球进攻当中,都会得到两边精准的高球支援。除了直接攻门,他还会头球做给队友,或者稳稳把球卸下。

弗赖堡几乎每一次把球吊入禁区,都会让多特蒙德球迷提心吊胆。今夏刚从弗赖堡转投多特蒙德的尼科施洛特贝克就承认:“老实说,在1比1之前,他们发挥得比我们好。我们还有很多很多的上升空间。我们今天丢了1个球,但完全可以丢2、3个球。”

其实相比于格雷戈里奇,莫德斯特才是场上头球能力更强的那个中锋。上赛季,这位法国人在德甲斩获20球,其中一半都是头球!然而,来到多特蒙德后的首场比赛,莫德斯特整场都在跟队友打地面配合,完全无法像在科隆那样,只要在禁区内一次触球就可以直接威胁对方球门。

特尔齐奇立即派上周一才签下的莫德斯特并不是特别让人意外,意外在于他并没有因为拥有这样一个强力中锋就对前场站位和打法作出相应修改。多特蒙德还是打433,莫德斯特只是简单地对位替代穆科科,无论是左路的马伦,还是右路的托尔冈阿扎尔(取代因左脚大脚趾受伤休战的阿德耶米),都还是习惯于走内线打地面渗透或直接射门,而不会更多地寻求跟同侧的边后卫配合下底传中去造就莫德斯特,“头球怪物”的空中威力根本无从施展。

莫德斯特唯一一次威胁到弗莱肯是第22分钟,他与罗伊斯连续一脚互传后插入禁区左侧起左脚低射,但力量和角度都一般,弗莱肯挡了一下后把球揽入怀中。换作是哈兰德,这球十拿九稳,莫德斯特已经算是做得不错,但这确实不是他所擅长的进攻方式。

已经34岁的莫德斯特表现得足够卖力,但打满全场的情况下只有22次触球,只赢下15%的对抗,射门3次。这位法国中锋表示:“我周二才到,还需要时间。也许我会在第一个主场对不来梅的比赛中打进处子球。”相比于没有进球,更大的问题在于莫德斯特游离在体系之外。考虑到他初来乍到,这当然情有可原。但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匆匆把他派上?

事实证明,既然要坚持打地面和中路推进,灵巧和快速的穆科科才是更理想的中锋人选。而且穆科科换下马伦之后,多特蒙德改打双前锋,这才是更适合莫德斯特发挥的安排——无论是上赛季,还是以25球高居德甲射手榜第3的2016/17赛季,莫德斯特身边都有一个搭档。对于这样一位脚下略显笨拙,活动范围不大,而且根本就不擅长快速地面配合的大中锋,为他配备一个灵巧且跑动积极的锋线搭档(无论是穆科科、阿德耶米还是马伦都可以),组成“一高一快”的双箭头应该是更合理的做法。其实不用参考科隆,对手弗赖堡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施特赖希使用4222阵型,锋线上就是由格雷戈里奇搭档主司边锋、具备出色跑动与突破能力的罗兰绍洛伊。

特尔齐奇所做的几次临场调整最终收到了奇效,但对于激活莫德斯特的作用并不明显。例如中场休息后就替下默尼耶(因黄牌在身)的沃尔夫,他明显比默尼耶更敢于从右路起球,但未经配合就直接斜吊禁区的效果不佳,没有一次能够找到莫德斯特。特尔齐奇先后换上拜诺-吉滕斯、穆科科和布兰特,其实也是为了加强中路的地面渗透能力,而不是为了增加边路配合和传中,用高球砸弗赖堡。

以结果论,特尔齐奇的调整当然行之有效,尤其是第64分钟就派上弗赖堡并不熟悉的拜诺-吉滕斯,打了对手一个措手不及。这位两年前从曼城加盟的英格兰小将上赛季带领多特蒙德U19队取得了一系列佳绩——U19德甲总冠军、U19德国杯亚军和青年欧冠八强。上赛季尾声,他已在德甲有过4次出场,而新赛季德国杯首轮对慕尼黑1860也有过替补出场记录,本场仅仅是第6次代表一线队上阵,结果就收获了一个既幸运又关键的处子球。不过对于如何使用莫德斯特,包括几个月后将会归队的阿莱,特尔齐奇显然还有很多功课要做。

签下莫德斯特之后,体育主管凯尔说过:“分析过上赛季之后,我们决定要引进一名更加经典的大中锋,以让我们的进攻具备明显的身体优势、头球威力和进球威胁。”换言之,用好经典中锋是高层布置给特尔齐奇的一项重要任务,也是有望令多特蒙德的成绩更加稳定,具有更强竞争力的关键。当然,莫德斯特也要根据多特蒙德的风格来调整自己的打法,毕竟多特蒙德不可能像科隆那样简单直接地不断从两条边路起高球。总之,双方都需要努力才行。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